为艺术品插上合适的“金融翅膀”

近几年,艺术品金融成为热门话题,用金融杠杆撬动艺术品市场是大势所趋,但是,金融的翅膀是否能够让艺术品市场高飞,还要看翅膀是否合适。3月28日,“2018亚洲艺术品金融论坛(第三届)暨艺术品金融的商业模式与创新高峰论坛”于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召开,本届论坛由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Asia Institute of Art& Finance)主办,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中国文化金融50人论坛协办,数百位来自全球艺术、金融投资、高等教育与研究行业的专家学者出席了此次活动。其中,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黄隽的主题发言尤为集中,本刊在此节录部分内容,供读者参考。


▌魏鹏举:文化艺术金融中的几种模式


信贷模式:对市场基础依赖性强


目前,艺术品抵押贷款模式不太顺利,银行回归传统信用模式。一方面是艺术品行业生态问题,比如赝品泛滥,艺术品基础市场薄弱,尚未形成有效的艺术品大流通和大数据;另一方面是金融领域的生态问题,现在风险管控逐渐成为一个核心主题,对于艺术品这种高风险领域,金融机构变得更加谨慎。


艺术品抵押的进一步发展需要解决4个问题:


第一,发展基础性的艺术品消费市场,如果它不活跃、不发达、不普遍化,艺术品金融难以推行。


第二,建立风险分担机制,比如与保险公司合作。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文创专行发展较顺利。北京、陕西、浙江等都有类似的尝试。从北京银行的经验来看,文创金融的坏账率低于平均坏账率,有益于积累银行领域对文化艺术金融的信心。


第三,政策允许商业银行尝试直接股权投融资服务。文化艺术领域是一个高成长、高风险的领域,对于银行这样的间接融资机构来说,不是特别适合。如果银行业可以开展直接投融资服务,对拓展艺术品金融一定会有好处。目前,政策允许试点尝试。


第四,文创类中小企业集合票据还有大的发展空间。文创企业以中小规模为主,占90%以上,部分地区甚至高达98%,他们融资特别难,而且融资贵。现在,许多银行开始尝试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尤其是文创类企业,这一业务在信贷领域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债券模式:最重要是现金流


文化金融领域最有创新空间、最有作为的是债券部分。


第一,债券是一种债务模式,投资风险相对较低。它又是一种直接融资方式,对风险的承受力比银行这样的间接融资主体更好,更适应中国现阶段的文化产业发展。2017年8月,发改委专门发布了《社会领域产业专项债券发行指引》,着力鼓励债券类的金融产品创新和发展。


第二,如何做出现金流是艺术品金融发展的关键。目前,文创行业的债券发展得越来越好。比如,华侨城集团用三座欢乐谷的门票收入做资产支持债券;用电影院线的票房收入做资产支持债券。资产支持债券之所以可行,是因为在文化领域里现金流是可预期、可控的。在艺术品金融行业,现金流是关键核心问题。如果没有稳定的现金流,只是靠鼓吹和预期,最终都会是泡沫。


第三,文化科技类融资租赁在国内逐渐发展起来,规模在放大。比如,把视频版权打包做融资租赁。这些年中国的数字视频行业的总规模逐渐接近美国,网络视频付费规模逐渐突破2亿,最近两年的付费用户规模年均增长70%,有非常稳定的、可预期的现金流。在艺术品行业有没有可能做类似的融资租赁?


股权类:靠人靠不住


第一,股权类文化艺术资产交易全面整顿。艺术品份额化,包括邮币卡交易,就是一种类股权的交易,但是它本身又不能产生生产性的增值,所以注定是泡沫。


第二,基于明星效应的股权资本市场泡沫被遏制,赵薇是一个代表,也是信号。文化市场很大程度上靠人,但是从资本市场来看,人是最没有信用价值的对象。因为人不是资产,用房子做抵押,如果出现了坏账可以把房子卖掉,但是一个人怎么处置呢?所以,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靠人尤其是靠明星的行业注定是有泡沫的。


第三,要进入股权资本市场,一定要和风险、私募这些股权投资合作。但是,从中国已有的案例来看不太成功,而且是相互伤害。


第四,两会以后文化传媒尤其涉及到内容类的特殊管理股的模式还会推进,但是一定是谨慎的。


PPP模式:文化PPP空间大


PPP模式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目前,中国的PPP市场发展非常迅猛,总投资超过了10万亿元,已成为全球最大的PPP市场。鼓励文化领域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已经明确写入了“十三五”时期的文化产业规划。两会期间,文化部和财政部PPP财政中心正在加紧推进文化领域PPP的实施制定。


中国的文化领域非常适合PPP模式。在文化领域强调社会效益优先,政府责任义不容辞,但是仅靠财政资金直接投入显然不够,而且存在效率问题。所以,文化的繁荣和发展需要政府和社会力量共同推进。


从目前趋势来看,文化领域的PPP逐渐从融资目标向文化经济政策创新提升,“十九大”提出文化领域的发展要以人民为中心,一方面要服务于人民,另一方面让人民广泛地参与。而引入社会资本就是一种让人民广泛参与的最有机的方式,比如,博物馆、大遗址的建设,文化、旅游区的建设。目前,文旅建设需要从文旅地产向文旅经济综合模式提升。曲江文旅是比较早的PPP模式,主要依赖地产收益。现在,地产模式越来越难走,而且从“十九大”总体指向来看,地产经济一定会受到抑制,而文化经济是国家战略重点支持的方向,因此,文旅领域的未来PPP模式需要朝着文旅经济综合模式升级。


最后,从有形资产运营向文化无形资产运营发展。数字化和网络化运营是一个趋势,备受重视。在这方面,PPP有非常大的创新空间。比如,文博资源的数字化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但财政资金投入总量有限,而且反复做数字化,做了很多无用功。由于各地方财政资金投入总量不多,分着投,导致许多文博数字资源的保存都是碎片化的,并没有形成文博数字资源大数据库。如果在政府投入的基础上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不但可以增加投入的规模和效应,也可以通过社会力量把一些零散的文博资源数据库整合在一起。


非常重要的是,PPP模式前期建设与后期运营维护要作为一个整体来开发。社会资本可以从文博资源数据库的开发和运营中获得合理收益,同时又保障文博资源不失公共性。从文化PPP的发展来看,比传统的PPP模式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在政策领域、无形资产运营方面,还会有非常大的空间可以拓展。


黄隽:艺术品资产的特性和财富管理的模式


黄隽在主题发言中指出,艺术品作为资产有以下几个特征,并谈及财富管理模式。


艺术品市场要用人性解读


艺术品是情感的个性化产物。对于一个国家来讲,艺术精品是时代的烙印,是文化的遗产;对于家庭来讲,艺术品是家族和家风传承的文脉;对企业来讲,艺术品是艺术继承和资产配置的选项。艺术品的价格由欲望和收入来决定的;艺术市场往往表现得非理性、不规则;企业收藏与实际控制人的偏好有重要的关系。所以,在艺术品市场,应该更多用行为经济学解释,更多的是从人的本性来解释。


不能重复交易就没有利润


艺术品的专业化门槛比较高,没有三五年专业专注的学习,难以看明白。所以,金融机构、投资者、收藏者需要与专业的艺术咨询机构融合,降低风险,提高专业化程度。在艺术品市场上,真正能够赚钱的只是少数,这是因为,在金字塔形的艺术品市场上,能够重复交易的艺术品很少,即便作为二级市场的拍卖市场,能够重复交易的艺术品也只有5%~10%,如果艺术品不能重复交易,利润率就没有办法实现。


作为不动产,艺术品优势明显


艺术品投资和股票、债券的最重要区别在于它的精神收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股票、债券的价格低迷,但是艺术品的价格却一路上涨,而且体量小的艺术品比体量大的价格更高。这是因为艺术品是动产,体积小,价值高,便于携带。艺术品既是炫耀性消费的载体,也是一种隐匿资产的载体。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的时候,除了300万两黄金,还带走了众多故宫的艺术品,每一件都价值不菲。所以,现在在跟私人银行、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的高管聊天的时候,他们会说,自从CIIS(全球税务公开)2017年公布了以后,高净值人群关心艺术品的人明显增加。


艺术品财富管理的几种方式


艺术品市场的专业门槛很高,而且存在诸多不规范之处,所以艺术品的财富管理需要专业机构作为桥梁来降低风险,比如私人银行、艺术品基金、家族信托和办公室等。


私人银行不大可能把艺术品作为主要业务和主要赚钱工具,但是,欧美很多私人银行会给客户提供艺术品的质押贷款融资,希望吸引更多的客户参与理财和其他的服务。他们不用担心藏家违约,也不需要第三方担保,毕竟客户的净资产雄厚,而且有艺术品作为质押。


传统的艺术品基金会投资一些有增值潜质的艺术家作品。最近几年,艺术品基金出现了新的模式,比如,做艺术品拍卖的第三方担保。据媒体披露,达·芬奇的《救世主》最低担保价是1亿美元,最后卖到了4.5亿美元。艺术品基金可以作为担保方和拍卖行、卖家来谈超额部分的利润分成。国际上的艺术品基金大多注册地都在低税区。比如,英国有很多避税天堂,所得税和资本税比较少。


艺术品的家族信托和办公室可以避免因去世、婚变引发的财产纠纷,实现整个家族财富的保值增值、代际传承、基业常青。中国几乎所有的名家或者藏家去世以后,背后都有一堆官司,但是在欧美,包括在香港,家族信托或者家族办公室可以把财产的所有权、管理权、收益权、处置权完全分开。


艺术品财富管理的方式还有艺术品基金会和捐赠。2016年《慈善法》公布,2017年银监会和民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慈善信托的管理方法》,高净值人群可以用家族信托、基金会、慈善信托联合运作的模式,可以享受免税的待遇。对于捐赠的规定,原来只能抵扣12%的所得税,现在可以连续三年抵扣,免税的力度比较高,在做慈善公益的同时,也对自己的财富管理有益。


此外,保税区和自由港还有很多先行先试的政策,也为艺术品财富管理提供了可以探讨的空间。


结  语


虽然艺术品金融正伴随着人们物质财富的积累及精神消费的需求迅速崛起,但仍然方兴未艾。由于缺乏合格专项领域人才,往往造成了市场鱼龙混杂的局面:在我国数百所高校中仅有少数开办艺术管理和文化管理相关的专业;而我国800多万金融从业人员中,具备艺术品专业知识和艺术品经营管理能力的人才更少之又少。


作为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的创始人,范勇先生在论坛主旨演讲中指出:“人才的缺口成为了当下我国艺术品金融行业创新发展的一大挑战,从而人才培养才是“撬动”文化艺术+健康发展的关键所在。培养人才、改变艺术金融生态是一个长期且具有历史责任和社会价值的事业。而艺术品金融人才的教育离不开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的创新。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将建立与产学研融合的机制,并建立艺术品资产评估体系;在艺术品金融的相关产业领域,还将与艺术品保险公司、艺术银行、大数据平台等展开多层次的探讨与互动。”

| 发布时间:2018.07.03    来源:收藏杂志    查看次数:
在线咨询